2017 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 12

[UL]敵國組→七夕情人節快樂♥

對不起我要來用換日期大法了!!!!!!!!!!!
機哭修趕不在12點前寫完啦(# ゚Д゚) ムッ!

沒關係有愛最美築夢踏實(不要亂用#

呼呼呼這樣的艾妲我也摳以♥(一秒被冰牙

總之祝大家七夕情人節快樂!敵國組滾床快ㄌㄜˋ(ry


「哼哼哼~♪」
踩踏著輕快的腳步,一頭長及腰部的灰紫色長髮捲翹的散亂在身後。
經過昨天一下午關在廚房的努力,貝琳達手上拿著一盒包裝精美還繫上鮮紅色緞帶的禮物盒。

想著收到這東西的人會露出怎樣甜美的笑容,貝琳達在心底漾起了比蜂蜜還甜膩的滋味,真想親自讓他品嘗這樣的甜那樣的膩,呼呼~不知道他會不會很高興呢~


這樣的貝琳達讓宅邸的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沒有人敢詢問貝琳達昨天把自己關在廚房裡一下午到底在做些什麼,雖然之後進去廚房裡的人大概都發現了,但還是沒人敢開口──
理所當然的那位從不踏入廚房的軍官也不知道這件事,只是覺得夥伴們似乎比平常更加不敢接近貝琳達。

「……艾茵,你覺得那女人是打算把巧克力送給誰?」
兩三個人擠在走廊轉角處偷看著踩著小踏步的貝琳達,窸窸窣窣交談著。

「咦?應該是艾妲姊姊吧……還是你能想到別人?」
艾茵眨著她那雙可愛的大眼睛對著利恩回答了這問題。

「……我看也只有艾妲敢收吧?」
湊在一旁布朗尼緩緩的插了一句話,在半路上遇到這兩個然後莫名其妙的就被抓來跟蹤貝琳達,真是麻煩呢……雖然自己是偵探跟蹤技術很好,但是要是被發現可不是被殺掉這麼簡單的事情呢。

啊──不對不對我們都已經死過了。


對於身後跟蹤著自己的三個人貝琳達雖然有發現但是並沒有放在心上,反正自己正在開心上頭就別拿他們開刀了吧。

接著來到中庭外頭大小姐為了艾妲及佛羅倫斯特地準備的裝甲兵保養室。

「艾妲──」
像個少女般的從門邊探頭進去,看見艾妲和佛羅倫斯的裝甲兵穩穩的佇立在那兒,接著從佛羅倫斯的裝甲兵上頭探出另一個黑髮頭顱。

「喔!貝琳達啊──艾妲隊長才剛離開喔。」
一手拿著扳手穿著白上衣加吊帶褲的佛羅倫斯踩著固定在裝甲兵機體上頭的樓梯緩緩爬了下來。
「怎麼了?找隊長有急事嗎?」
拿起放在一旁桌子上頭的毛巾擦了擦手臂上沾染到的黑色油污,佛羅倫斯同時也注意到了貝琳達手上那盒包裝精美的禮物盒。

「……算有吧,她去哪了?」
看見只有佛羅倫斯待在這裡以後,貝琳達的表情和聲音瞬間變得冰冷,應該說是變得跟平常一樣,不再有著對艾妲才會有的撒嬌語氣。

「……剛才,被瑪格莉特還有雪莉他們帶出去囉,似乎是要去花園吧。」
在這個時候佛羅倫斯止住了自己本來還想說完的話,因為她瞥到了在講出『瑪格莉特』這四個字的同時貝琳達眼神裡的冰冷。

「是嗎?謝謝你,那我先走了。」
一個漂亮的轉身,空氣中飄散著一股淡淡的香氣,那是貝琳達常用的罌粟花香水,或許該說是為了見艾妲而特地使用的,淡雅的香氣容易讓人沉醉其中甚至醉心於她。
當然,她最希望醉心於自己的是艾妲,那個倔強又一絲不苟的艾妲。

呆在原地楞了幾秒鐘的佛羅倫斯回過神來才想到不應該告訴貝琳達艾妲去了哪裡才對……


穿過保養室正前方的中庭,貝琳達踩著高跟鞋踏出清脆的聲響,朝向那個聖女鍾愛的花園。
光是在腦海裡想著艾妲和瑪格莉特對坐喝著茶的模樣,心中的醋罈子根本已經整個打翻,滿滿的醋意濺了一身。


「聽說今天是七夕情人節?」
花園中央一張專門為了下午茶而請阿奇波爾多搬來的白色圓桌旁坐著四個人。
一個是有著可愛外表提出這個問題的雪莉,在雪莉隔壁坐著的是他的創造者沃肯博士,而這兩人的對面坐著的是艾妲及瑪格莉特。
只是個突如其來的茶會邀請,因為雪莉不想找多妮妲一起。

「是啊,小雪在這樣的日子裡就是應該跟喜歡的人表白喔,就像情人節一樣。」
沃肯笑瞇瞇的看著雪莉,眼中完全沒有其他兩位女性。

「……為什麼要找我過來?這樣的組合很微妙。」
艾妲放下手中的茶杯,發現自己與瑪格莉特其實很多餘。

「……我也是被強迫加入的。」


「那麼讓我加入好不好呢?」
瑪格莉特看著雪莉臉色大變的模樣,在聽著這種冰冷的語氣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嗯,我先走了。」
不想淌這渾水的瑪格莉特先行一步的離開座位上不疾不徐的踩著花園中的小道離開。

而在艾妲想開口說些什麼的同時,雪莉和沃肯也不約而同的消失,空氣中彌漫著茶香以及貝琳達身上的香氣。
「你要找我?」

「應該說你要找我吧?」
貝琳達壓低了身子,金色的瞳仁緊盯著艾妲那堅毅不輕易妥協的眼睛。
在這樣對視了一陣子之後,貝琳達拉開艾妲身旁的椅子,優雅的坐了下來。

「我?我並沒有什麼事要找你……這是什麼?」
手裡莫名的被塞入一個東西,那是個繫著紅色緞帶有著精美包裝的盒子。
艾妲抬頭看了一眼貝琳達,發現對方並沒有想回答的打算,只好動手拆起這精美的禮物盒。
而在艾妲拆完包裝之前貝琳達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艾妲那姣好的臉蛋、性感的脖頸、帶著白手套纖細的手指、被軍服緊緊包住的身體、腰部的曲線……
不由得覺得口乾舌燥。

「……我問你,這是巧克力嗎?」
打開盒子以後艾妲看著盒子裡算是不規則形狀的物體,每個都大小不一,但是卻聞得到甜甜的巧克力味。
貝琳達依然沒有回話,艾妲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脫下白手套捏起了一小塊含進了嘴裡。

「……好吃嗎?」
「你希望我回答什麼?」
「好吃就好吃,不好吃就不好吃。」
「嗯……你自己來嚐不是更快?」

像是無形的線扯住了貝琳達的身體一樣,被這句話所誘惑,接著將兩人的距離拉近。
擦著紫色口紅的嘴唇抵上僅僅只擦上護唇膏的唇瓣。
甜膩的巧克力隨著唾液傳進了自己的味蕾,不知道是苦還是甜的滋味在舌上化開,即使嚐到了味道貝琳達還是沒有放開艾妲的打算,用舌尖輕輕挑逗著對方的舌尖,接著誘使對方主動的纏上自己的舌頭,很快的,巧克力的味道擴散在彼此的嘴裡。
「嗯……是不是做得太甜了呢?」
貝琳達舔著艾妲唇邊殘留的巧克力粉,輕輕啃咬著她的下唇。

「……那倒還好,謝謝你。」
早知道貝琳達一定會在今天送給自己巧克力,所以才會故意整整兩天都沒回房裡睡而是睡在保養室裡頭,故意的讓貝琳達感到焦躁,整整兩天碰不到她的貝琳達一定乾渴難耐。

「有時候我真覺得你比我還狠呢。」
「喔?那你是希望我連今晚也不回房囉?」
「我話可先說在前頭,我不介意在保養室裡頭壓倒你。」
「我也不介意。」

語畢,艾妲主動的貼上貝琳達的唇,這次也一樣--是那讓人腦子溶化的巧克力味。



2012年08月23日(Thu) | Unlight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ry820520.blog138.fc2.com/tb.php/70-8667dcb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