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 12

[UL]敵國組→高跟鞋

安安打家好這裡是敵國組自耕農會榮譽會員(什麼鬼

好久沒寫敵國組不寫則已....一寫爆三千哪招♥←?

本來想來個純情小敵國嗆一下湯湯欣打打但是....貝姐一出場就知有沒有(`・ω・´)
我也沒法度他就安捏咩(淦

總之營運打打這次新增的台詞又沒有貝姐跟艾妲我心痛無奈無法激昂(# ゚Д゚)!

嗚嗚嗚嗚嗚敵國組養分不足。゚(゚´Д`゚)゚。




在魯比歐那聯合國內一個昏暗的小酒吧裡,兩個穿著軍服的女人並肩而坐。

「艾妲,你有討厭的東西嗎?」
有著黝黑皮膚和一頭黑短髮的佛羅倫斯這麼問著坐在他隔壁的金髮女人,對方沒有立刻回應只是淺淺的又啜了一口酒,讓酒的甘甜和芳香滑進喉頭裡。

「……有。」
品嚐過酒的芬芳以後,艾妲思考了一會,基本上沒有什麼特別厭惡的東西,艾妲對這於這些喜好上的事物並不會特別的去厭惡某些東西,而佛羅倫斯當然也知道,畢竟是相處多年的上司與下屬、彼此信賴的朋友關係。

「喔?真難得呢,你竟然會有討厭的東西?是什麼呢?」
帶著調侃的語氣,佛羅倫斯轉過頭看著側著臉的艾妲,對方不僅沒有轉過頭對上他的視線,反而自顧自的點起下一杯調酒。

「……高跟鞋的聲音。」
「咦?」
一瞬間佛羅倫斯以為自己聽錯了,但是看艾妲並沒有糾正也沒有解釋些什麼……

『沒錯,就是高跟鞋的聲音。』
若是在遇到那個女人以前我根本不可能會對這種聲音有反應的,畢竟這種聲音並沒有什麼好厭惡。
直到遇到那個女人──




『喀噠──』

只要這個聲音響起,就會明白那個女人又來了,那個將自己關在這裡的女人。

「早安,親愛的,昨晚睡得舒服嗎?」
有著一頭長過腰的紫色捲髮,和一雙總是瞇著笑的眼睛,穿著一襲白色軍服的貝琳達正用居高臨下的眼神看著身為階下囚的女人。

「啊~一定睡得不太好吧?畢竟手腳都被鎖住,怎麼可能睡得好呢。」
貝琳達揮了揮他那帶著白色手套纖細潔白的手,示意周圍的人退下。
接著他彎下腰,同樣用著那隻手狠狠的捏起艾妲的下顎,逼迫他讓嘴唇間露出一條縫隙,然後肆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唇也貼了上去,那是一個施虐的吻。
讓人無法感受到甜蜜甚至溫柔的吻,如此的霸道純粹只是想掠奪──

「……唔!」
發出痛苦的悶聲,貝琳達咬了艾妲的嘴唇一口,鮮紅色的血液順著唇型緩緩的流過被緊捏著的下顎,染紅了貝琳達潔白的手套。

「呵呵──看那、紅色多麼適合你,我親愛的……奧羅爾隊隊長。」
蹲下身,貝琳達伸出紅舌將艾妲的血液舔掉,舌尖滑過被吻得紅腫的唇瓣,接著像蜻蜓點水一般吻著艾妲的眼睫毛、眼臉、直到額頭。

「……如果你不殺我、那就放了我。」
知道反抗是沒有意義的,在貝琳達第一天這麼做時艾妲曾經試過反抗,但換來的卻只是無法掙脫的痛苦,這女人是沒有心的──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放了你?也不是不行、不過再等一陣子吧,我還沒玩膩。」
迅速的從槍套裡抽出一把護身用的短手槍,貝琳達帶著殘虐的笑容在距離根本不到一公分的情況下射穿艾妲的肩膀,血液透過軍服呈現出的暗紅色令貝琳達滿意的彎起嘴角。

「啊──唔……」
艾妲低下頭緊緊的咬住下唇,那從骨子裡開始蔓延的疼痛,大量的冷汗浸濕了後背。

「哈哈哈──記住、不要再叫我放了你,放了你是遲早的事,等到我玩膩、自然就會放了你,待會我會叫人替你止血,等我開完會我會再過來的。」
貝琳達將手槍收回了懷裡的槍套,接著用手裡的權仗抬起艾妲的下顎,欣賞著他痛苦的表情後頭也不回的步出那間關著艾妲的牢房。

『那個……女人……』
聽著高跟鞋踩踏的聲音越來越越遠,艾妲也感受到自己的意識隨著肩上的疼痛也開始越來越遠。


「……醒醒。」

好像有個人在搖晃著自己,扯到了肩膀上的傷口有點痛。

「……你們有照我吩咐的好好為他處理傷口嗎?」

聽著那個帶有些磁性的女聲用著冰冷的口氣問著一些問題,艾妲一時之間無法讓意識回覆,但自己似乎不是待在那個冰冷的牢房裡而是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還有一股香味在自己身旁,那是自從自己被抓到這裡以後每天都聞得到的一股香味──

「唔……這裡是?」
總算勉強拉回意識睜開眼,一整片雪白的房間映入眼簾,和同樣穿著一身雪白的貝琳達。

「我房間,你們都下去吧。」
貝琳達一看見艾妲醒了過來嘴角的弧度微微的上揚著,便揮了揮手讓那些侍從退下。

「是的!貝琳達將軍,有什麼需要請再告訴我們。」

「怎麼樣?這次睡得好嗎?」
貝琳達坐在床邊側著身子伸出手摩擦著艾妲的唇,一邊望向自己製造出來的傷口。
子彈並沒有卡在裡頭,因為自己巧妙的避開骨頭的部位,是直接打穿的,因此也不用耗費力氣切開傷口將子彈取出來,當然、也吩咐過不准給他止痛藥。

「……你認為呢?」
艾妲淡淡的回了一句,但肩膀上的傷口因為自己清醒而開始意識到,那時不時的抽痛令艾妲皺起了眉頭。

貝琳達在看到艾妲皺起眉頭的表情後,像是非常高興一般的笑了──
那雙異於常人的雙色瞳半瞇著盯著艾妲。
『那不是人類會有的瞳孔、這麼一想這女人……似乎連血都不是紅色的。』

「呵呵、你很想知道為什麼我不殺你對吧?明明就是個敵軍的階下囚、更何況還是我最痛恨最棘手的裝甲獵兵奧羅爾隊隊長。」
看著被自己解開而披散著的金色長髮,貝琳達有那麼一瞬間被奪去了焦點,他伸手撫摸著柔順且帶有美麗光澤的金髮。

「你很特別、真的非常特別,你不畏懼我但同樣的……你也沒有厭惡我更不可能喜歡我。」
狠狠的用力拉扯著艾妲的金髮,迫使他仰起了頭,貝琳達的臉湊近著艾妲的臉,那雙堅定的眼神沒有逃避貝琳達的注視。
「你的瞳孔裡總是會映出你所注視的那個人,所以我希望你的瞳孔只能映出我的模樣、我是那麼的渴求著……」
貝琳達輕輕吻了艾妲,跟這幾天下來那霸道無理且帶有鐵銹味的吻完全不同,是一個非常輕的吻,輕得像羽毛搔刮的感覺。
「而這幾天下來,你也沒有表現出憎恨我的態度、應該說你根本置之不理,你的眼裡沒有我的存在,這是我不能容許的。」
細長的手指滑過艾妲的喉頭,貝琳達沒有戴著白色手套,皮膚與皮膚直接的接觸,艾妲感覺有些冰冷──對於貝琳達的手。
「心臟,會跳動呢。」
貝琳達撫著艾妲的胸口,感受得到血液流過心臟之後的跳動,一下接著一下。

「……這就是你所謂的理由?」

「……是啊,等天一亮你就離開這裡,我會派人送你到國都邊境。」
抽回了手,依依不捨著那自己沒有的溫度,貝琳達著迷似的吻上艾妲白皙的脖頸,在上頭烙下了一個再顯眼不過的紅印。
「好好休息吧,天亮的時候我會過來叫你的。」
又是那個聲音,貝琳達穿著高跟鞋踩踏著大理石地板所發出的聲音特別的刺耳,在聲音越離越遠之後艾妲躺回那蓬鬆的枕頭上,上頭有著那女人的香味……




「會討厭高跟鞋的聲音還真是奇怪……」
佛羅倫斯用手掌撐著頭,看著沒什麼大反應的艾妲。

「會嗎?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出來太久也不大好。」
艾妲將手中那杯湛藍色的調酒飲盡,拿出酒錢放在吧檯上,就連佛羅倫斯的份也一起給了。

「嗯嗯、走吧──嗯?帝國的將軍怎麼會在這……」
有個非常顯眼穿得一身雪白的女人朝著他們所在的位置迎面而來。

艾妲在嘈雜的喧鬧聲當中聽見了那個熟悉的聲音,自己所厭惡的高跟鞋聲、正確來講是由那女人踩踏的高跟鞋聲。

「艾妲,陪我喝一杯吧。」
女人拉開艾妲身旁的座椅,朝著酒保點了一杯跟剛才艾妲點的一模一樣湛藍色調酒。

「……佛羅倫斯你先回去吧我跟他聊一下。」
看對方也不想被打擾的樣子,佛羅倫斯搔了搔頭之後拍著艾妲的肩膀叫他不要太晚回去以後識相的先離開了酒店。

「怎麼會過來?」
艾妲沒有再點一杯酒,而是看著女人優雅的拿起高腳杯將那湛藍色的液體飲下。

「想說你會不會來。」
女人也側過了頭,看著艾妲微微的笑了。

「是嗎?會來這種小酒店堵我還真不配你的身分,貝琳達將軍。」

「……你們剛才似乎聊著很有趣的話題呢?討厭高跟鞋的聲音、是因為我嗎?」

雖然對於貝琳達怎麼會知道自己和佛羅倫斯的談話內容感到訝異,但也覺得無所謂又不是在講什麼國家機密。
「……如果我說是,那你要負責嗎?」
戲謔的笑著,艾妲難得的在那張面無表情的臉上刻上笑容。

「……會喔,我會負責到底──」
貝琳達緩緩的將兩人的距離縮短。


在酒吧微黃的燈光之下照映出的是兩個唇與唇相碰的影子──
2012年08月03日(Fri) | Unlight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ry820520.blog138.fc2.com/tb.php/69-b76e9f4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