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 12

臨靜-Lonely?

太久沒寫臨靜我對不起我自己(被打

總之......還是一樣我們家的臨也超級可愛不是我在說喔喔喔喔喔喔!!!!!

而且還真的有夏季裝扮耶他(喂

至於四木臨嘛.....慘了開始萌了(炸

總之不能接受臨靜的請不要往下走

湯姆先生我愛你!!!!!(咦




『小靜,怎麼啦?看起來很不開心。』

「……。」

『小靜?別不理我嘛~我會很無聊的。』

「……吵死了臭跳蚤。」
莫名其妙的,耳邊只要一清靜就會浮現你的聲音。

有多久沒有在池袋見過你?
那討人厭的瘦小身影,不合時宜的黑色連帽外套,還有那討人厭的笑容。

『給我滾出池袋!』
記得那天在大街上這麼對你一吼,平常的你一定只會笑嘻嘻的繼續惹毛我。

『……好啊,親愛的小˙靜,我就如你所願的回到新宿吧。』
你這麼說著,露出一個很燦爛的笑容,踏著愉悅的步伐走離池袋。

也不想知道從那之後過了多少天,只知道到處都有人在傳情報屋轉向新宿發展,生意很好之類的。

偶爾走到你家大樓附近,本以為可以看到你那張討厭的臉,但是卻沒有。

每天的日子都差不多,只是少了點喧鬧。

「靜雄,看起來很沒精神啊。」

「咦?不不湯姆先生您多慮了。」

「……真的嗎?啊,說起來也很久沒看到臨也了,你知道他最近怎麼了嗎?」

「啥?湯姆先生您為什麼要問我那隻跳蚤在哪裡?他的死活不關我的事。」

唉呀,踩到地雷了。

此時田中湯姆的腦袋裡閃過這句話,因為眼前的平和島靜雄竟然把路邊的垃圾桶踹到十里之外。

「……啊~也是,不過話又說回來,折原這姓氏倒是很特別,靜雄你的姓氏也很特別呢~」

「我跟那跳蚤不一樣!」

田中湯姆又聽見垃圾桶被踹飛的聲音。

『損壞公物的賠償會不會算到社長頭上啊……』

「湯姆先生,你說要討債的那個人住在哪?」

「咦?啊……在新宿喔,好像就在臨也家附近。」

田中湯姆本來預料又會聽見垃圾桶被踹飛的聲音,但是平和島靜雄只是停下了腳步。

「新宿啊。」
靜雄將手上的煙往地上一丟,用力的踩了踩。

「……我說靜雄啊,你明明知道臨也那傢伙住在哪,為什麼不直接衝去他家把他打一頓呢?」

這問題就連平和島靜雄自己都想問。

「……不知道。」

「……是嗎?」
田中湯姆很小心翼翼的別踩到平和島靜雄的地雷,但似乎沒什麼用。

「湯姆先生,我可以先過去新宿嗎?」

「咦?喔……可以啊。」

剛給了允許,靜雄便邁開大步往新宿的方向走。

「其實靜雄你很寂寞吧?」
要是被聽到這句話,八成路面上的垃圾桶都要被踢飛。




「唉呀呀……有多久沒見到小靜了呢。」
折原臨也坐在沙發椅上,看似很無聊的轉圈圈。

『只是想讓小靜體會一下沒有我的感覺。』

「怎麼反倒是我在難受呢?啊啊-好想見到小靜啊~」

『小靜是個遲鈍的傢伙,所以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喜歡我,所以要讓他明白才行。』

「雖然生氣的樣子很棒,但還是想看看他無奈哭泣的表情啊~」

正當臨也無聊到想出去晃晃的同時,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

「嗯?」

螢幕上顯示-小靜

臨也的嘴角勾起一抹笑,開心?

『喂~小靜?』

『……臭跳蚤,給我開門。』

『蛤?』

嘟嘟-

「……咦?」

好像隱約聽到了開門這兩個字,該不會……?

臨也移動了下麻痺的身體,走到門口按了樓下大門的鎖。

不到三分鐘便聽到有個人在狂按自己家的門鈴。

『……唉呀,還真的來了,可不能讓他看見那個東西啊。』

不顧狂按門鈴的那個人,臨也踏著輕鬆的步伐將放置在書櫃上的那個頭藏到最裡面。

就在門前的那個人快要破門而入的時候,臨也終於將門打開。

『幸好波江不在。』

「……嘛~找我有事嗎?小靜?」

「……你這隻臭跳蚤無緣無故搞什麼失蹤啊!」
靜雄踏入臨也家,用力的將門摔上。

「喂喂~小靜,這裡是我家耶~而且我沒有搞失蹤,我一直~一直~都待在這裡啊~」

臨也笑瞇瞇的看著眼前快要火山爆發的平和島靜雄,心裡滿滿的愉悅。

「我˙是˙指˙你為什麼不來池袋!」

俗話說得好,話一說出口便不能收回。

當平和島靜雄發現自己講了什麼的同時,他才發現事情不妙。

「唉呀~不就是小靜要我離開池袋的嗎~?怎麼?沒有我很寂寞?」

該死,心跳莫名的在這種時候加快。

臨也伸出手拉了靜雄一把,不管對方是不是力大無窮的怪物,臨也硬是將對方壓在沙發上。

「小靜~怎麼了?心跳得好快啊~」
臨也將手放在靜雄的胸膛上,劇烈鼓動的心跳傳到手心上。

「從我身上滾開!」
明明很想用力反抗,但力氣就是使不出來。

「小靜,嘛~這是愛情的表現喔,對你也對我。」
輕輕的將唇貼上你的唇。

本以為會被咬傷,但是出乎意料的沒有。

「……小靜?」

「你要負責……」

「咦?」

「讓我心跳得這麼快是你的錯!所以你要負責!聽懂了沒!」

唉呀唉呀,每次每次你總是做些讓我預測不到的事情呢。

用力壓了壓那頭在眼前的金髮,自己湊上來的哪有不吃的道理?

在兩人吻了好一陣子,唇與唇分開的瞬間,臨也好像聽見靜雄說了些什麼。

「……呵呵~我知道的喔,小靜,我也最~討厭你了~」




2011年02月28日(Mon) | DR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ry820520.blog138.fc2.com/tb.php/6-b4491a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