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1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2017 12

年少,輕狂。

以下w




收拾好沉重的行李,從妳心裡搬離。

想起說好的永遠,其實,永遠並不遠。

遙遠的,是我們之間那無法跨越的距離。

昔日的諾言,就好比一張張泛黃的相片,久不可考。

我們都是年少輕狂。

相信著彼此的相信,卻忘了我們只有僅僅的十六歲。

其實,我們擁有幸福的結局,只是早已變了調。

放開不了那雙手的,仍舊是我。

轉過身後,我的手裡緊抓的,不是你的手,而是殘留的溫度,熾人。

一直,很想凝望著妳,像妳所說的,窩在妳懷裡,看著我最愛的書,度過整個响午。

也想,牽起妳的手,看看妳害羞的表情。

那條早已不再綁著妳和我,斷落腐朽的紅線。
我在回家路上,撿起,輕吻,隨風飛逝。

已經不再有可能,我們彼此都為彼此,將自己的心打碎一塊。

雙眼不再為妳哭紅,就連情緒也不再隨妳起伏。

我還是欺騙不了我自己。

能夠不要如此痛徹心扉嗎?

妳聽不見,我心裡聲嘶力竭哭喊妳名字的聲音。

溫柔的笑,我也只能佯裝自己。

回到家,拿起沒有線的針,縫補我的心。

用血淋淋的心,彌補被我傷透的妳。

輕輕將視線轉移,那還住在我心裡的妳,沉睡著。

結束了,這刻苦銘心。

我們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最密切的平行線。

接下來的路途,我們平行而走。

那斑駁的淚痕,遍布在我身後的道路。

抬起頭,前方早已沒有妳的身影。

何時才會讓你從我心裡搬離?

或許得等到想起妳,眼淚不會泉湧的那天。

這一天,我猛地想起,我們不過十八歲。

2011年04月26日(Tue) | 傻傻傻** | TB(0) | CM(0)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mary820520.blog138.fc2.com/tb.php/10-11eb87eb